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口罩熔喷布玩家众生相口罩熔喷布玩家众生相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不锈钢水箱


      
      2020年刚刚到来时,没几个人知道什么是熔喷布,但仅仅在三个月后,它就成了最炙手可热的生意。
      
      有人一夜暴富,相关机器和原料身价暴增,最近的三个月里,熔喷布甚至具备了期货的某些特征,比如高波动,高杠杆。
      
      当然,还有——高风险。
      
      “99熔喷布,三天后拿提货码全国提货,要的速度,不要再指望现货了。”当你也在朋友圈看到类似的文案时,会不会跟我一样,感受到炽热之外,也想到一个叫“飞蛾扑火”的词。
      
      1、一切都供不应求
      
      3月30日凌晨,山西长治商人罗浩(化名)出了门,他的目的地是江苏泰兴。
      
      这旅程有900多公里,但在罗浩和司机的交替驾驶下,空载的大货车只跑了不到13个小时,抵达泰兴后,他甚至连水都没喝一口,就抓起电话联系卖家。
      
      “我到了,货在哪?”
      
      货是五台减速机,它们是熔喷布机的核心部件。比起年前2000多一台的定价,现在已经翻了10倍。
      
      “2万一台,没问题,搬上车。”一夜没睡,罗浩红着双眼,盯着眼前的机器。他知道自己亏不了,客户就在自己办公室等着呢,他们出的价格比这还高。
      
      “现在都不是钱不钱的事,问题是,市场上有没有货。你不抢,有的是人要。”罗浩说。去年年底,罗浩还在为订单发愁。他生产的吹塑机销路稳定,却难有增量。加上疫情影响,厂子停工,前途堪忧。
      
      3月初,工厂复工不久,就有几位浙江商人上门,求购“基础版吹塑机”。
      
      罗浩说,熔喷布机与吹塑机结构类似,核心部件都是一台橡塑设备专用的减速机和专用螺杆,但比吹塑机更简单,稍加改造,就能做出。“他开的价太高了,一台12万元。我们的成本还不到1万。”
      
      于是,厂子加速运转起来。将减速机和螺杆等相关零件组合到一起之后,一台熔喷布机的核心部分就搭建出来,但是库存原料很快就不够用了,他又开始在业内四处寻摸,这5台机器的提货单就是他从一位朋友那边拿来的,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机器出厂价一直在涨,现在一台至少赚几万。供不应求,组装出来一台就拉走一台。”罗浩说,这些机器被拉往浙江、福建、江苏,并不一定直接用于熔喷布生产,很多机器一落地就要被拍卖,价高者得。
      
      罗浩的奇幻旅程只是一个时代缩影。
      
      最近的三个月里,口罩生意稳赚不赔。不光是市场上供不应求,在政策的鼓励下,地方政府也会对N95口罩、防护服等重点医疗物资兜底采购收储。为了加快防护用品的生产,央行还针对相应企业提供了3000亿元。
      
      这样力度的推动下,无数人入局,其中,有大型企业,也有小微参与者。
      
      “只要有口罩,就能换成现金。”
      
      但是,口罩并不是“三层纸”那么简单。
      
      首先,要生产一次性医用口罩,必须三个证书——生产许可证、医疗器械注册证和食药监局颁发的许可证,而且要生产口罩,首先就得有一个无菌生产车间,而且,得有机器吧。
      
      但口罩机市场同样甚至更加疯狂。
      
      “网上能找到的正规厂商已经不接单了,政府的业务就够他们生产的了。”一位一脚踏入口罩生产行业的朋友说,为了找口罩机,他心力憔悴。
      
      “二手机器最高炒到了100万一台,网上有的是骗子,现在淘宝上还有卖口罩机图纸的。”这位原本做水产生意的朋友说,“我要图纸有什么用,又生产不了机器。”
      
      正是因为终端(口罩)市场的疯狂,原料(熔喷布)市场也开始变得奇幻。
      

      
      现在,有无数人围绕着熔喷布做生意,其中有生产熔喷布的厂家,也有买空买空的掮客。
      
      2、一切都围绕着钱
      
      扬中是江苏的一个县级市,此前,最出名的城市名片是河豚,如今,是熔喷布。
      
      据媒体报道,近一个月以来,依靠原本发达的产业集群,扬中的正规厂家、私人作坊一起上马了熔喷布生产,想以此发家致富。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江苏省扬中市相关熔喷布经营户就有近500家,整个产业呈井喷式发展。
      
      在扬中,24小时开工是常态,而在百度熔喷布吧里,兜熔喷布的,销减速机的,提供原料聚丙烯的,热火朝天。“一天一个价”已经成为行业常态。价格波动就赤裸裸写在网上。
      
      在去年,熔喷布的价格大概是2万元一吨,2月初,这个价格已经涨到了8万,2月中旬,熔喷布市价在26万左右,3月比较疯狂,最高时到了65万一吨,日常稳定在35万-45万之间。根据最新的一个帖子江苏吴江现货品质有保证国内货99医用51一吨显示,截止发稿前,熔喷布的吨单价再次突破50万。
      
      一本万利,是生产端的福报。更可怕的,则是流通端的“无本万利”。
      
      熔喷布在国内的火热,导致了境外熔喷布的流入。在贴吧里,无数人发布信息,“现货在满洲里。”“韩国熔喷布已入关。”
      
      “谁知道真假呢?”一位口罩行业的老板透露真相,“80%都是假的。”
      
      这位老板说,熔喷布市场的火热,让无数人涌入其中,有些能联系上厂家的,成了销渠道,还有些联系不上厂家的掮客,要么当了骗子,要么将熔喷布当期货在炒。
      
      “我通过一个行业互助群,联系到了一个自称有熔喷布货源的人,对方说,没现货,等2-3天,41万元一吨。”这位老板说他没敢买,“就算对方不是骗子,我也等不了,他说2-3天,肯定要超过一周了。现在,时间就是金钱。”
      
      类似的叫卖,甚至已经出现在了朋友圈里:有位微商行业的朋友,最近就卖起了熔喷布,“99熔喷布,三天后拿提货码全国提货,要的速度,不要再指望现货了。”
      
      没有现货,炒提货券,价格波动剧烈,熔喷布的火热买卖,像极了期货市场,它当然也是高杠杆的——以如今熔喷布的价格,想要参与其中,必须要筹备大量的现金,才有底气,才有胆量。
      
      上个世纪80年代末,中国消费品市场曾迎来价格大闯关,家电业尤甚。当时,企业的生产能力并不能完全覆盖旺盛的市场需求,“提货券”商人应运而生。早期的“倒爷”们,经常用15000元收购10台明年才能产出的万家乐热水器,再加价到18000元卖出,门都不出,就创造了3000元的GDP。
      
      不过,当时“一步发财,一步破产”的景象并不罕见,期货市场本身就有“高风险”,不知道如今参与“炒布”的投机者们有没有想到。
      
      3、这个行业行将崩断
      
      实际上,这个行业的风险就在眼前——时间进入4月后,环境正在悄然变化。
      
      3月2日,国家发改委就宣布,中国口罩日产能、日产量连续快速增长,双双突破1亿只。国内的口罩慌已得到缓解,身价涨了数十倍的口罩,价格已经回落。如今,国内的疫情已经被有效控制,疯狂上马的口罩生产商只能紧盯着情况严重的国外。
      
      但是,国外的需求跟国内并不相同。国外用户需求的口罩,大多是可以多次使用的N95、KN95口罩,一次性医用口罩并不受欢迎。另一方面,中国正在提高标准。
      
      据媒体报道,就从4月10日开始,有19个起医疗物资列入出口法检名单,其中最大宗的,就是口罩。
      
      这一切都意味着消费端的紧缩。而在生产端,乱象也在渐渐被梳理。
      
      据扬中当地媒体京江晚报报道,熔喷布产业井喷背后,行业乱象不绝于耳,有采购员买到的熔喷布一拉就破,也有些产品卫生根本不达标。这让当地政府紧张,有关加强监管的会议几乎日日召开。而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江阴、宁波等地。
      
      除此之外,大厂的入局,也会让行业渐渐趋于正常。
      
      作为国内最大的医卫原料供应商,中国石化在口罩产业链中原本是最上游聚丙烯原料的生产者。疫情发生后,为保障中游熔喷布价格稳定和下游口罩产品供应,中国石化按照国资委要求,决定全面介入熔喷料、熔喷布和口罩生产,打通口罩生产全产业链。
      
      日前,中国石化燕山石化2条熔喷布生产线一次开车成功,将尽快投产达产;在江苏,中国石化仪征化纤还有8条熔喷布生产线正加速筹建,预计4月中旬建成投产。
      
      另外,还有新材料的出现,根据浙江日报消息,宁波有家企业已经研发出了喷布替代品。多方发力之下,现有的熔喷布买卖也将像口罩产业一样趋于平稳。这本就是经济规律使然,就像那句话说的,“当家门口的大爷大妈都知道炒股赚钱时,牛市也就到头了。”
      
      一拥而上的开始,必然导致一哄而散的结局。如今,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已经有聪明人开始离场,但也一定有人最后接棒。
      
      这个人,会是你吗?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