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25阅读
  • 0回复

红星深度丨一个消失在疫情阴影中的阳光男生引发的接力搜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厦门不锈钢水箱

      经历了多日的担忧和惊悸,身在河南的柯先生(化名)终于在昨晚可以安然入睡。5天前,柯先生远在柏林留学的23岁儿子因在疫情下压力过大、精神紧张被送进医院就诊,但儿子拒绝接受治疗,随后下落不明,并未携带手机、证件和财物。这几天,柯先生的每一分钟似乎都是在痛苦和绝望中等待奇迹。终于,柯先生在27日晚得到消息,原来儿子被人送进柏林的一家医院救治,目前状态稳定。
      

      
      不过,这个曾经酷爱足球、乐观向上的阳光大男孩何时能走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恐慌?以及像他这样,只身在外、被疫情所困的海外留学生们能否独立坚强地挺过疫情,值得关注。
      
      国内疫情出现 紧急给父母寄300个口罩
      
      “我以前可以一分钟内入睡、一觉睡到天亮,但这几天,就算疲惫不堪闭上眼睛,也只能睡上七八分钟,每次都是在惊悸中醒来……”面对红星新闻记者,柯先生的声音哽咽,然后陷入一段沉默。
      
      自儿子失踪以来,柯先生没敢告诉妻子,一直都在独自承受。柯先生和儿子在柏林的女友单独联系过,跟进任何可能找到儿子的线索。直到26日,为扩大寻子线索,柯先生接受了德国当地华文媒体报道,却没料到,妻子竟间接知道了这个“撕心裂肺”的消息。28日,是外婆生日,要如何带着这个消息去给老人祝寿,说到此,柯先生哽咽了。
      
      在柯先生夫妇眼中,儿子是一个积极、上进、懂事和孝顺的孩子。在国内念完一年本科后,凭借优异的成绩到德国留学,后转入柏林一所著名高等学府就读。三年来换过专业,但依然坚持自己的兴趣和理想,努力求学,平时非常喜欢踢足球,交友广泛,还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女友。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了。柯先生说,1月上旬,国内疫情刚刚出现时,儿子就非常担心父母的健康,买了300多个N95口罩寄回家,并千叮嘱万嘱咐,让父母减少外出,不得已出门时务必戴口罩。然而,柯先生当时并没有意识到疫情的严重。
      
      逐渐地,柯先生发现,儿子的精神越来越紧张,不仅把微信头像换成了带口罩的样子,还在给他们打电话时,将原本2分钟就可以说完的叮嘱,会絮絮叨叨念上40分钟。到了2月中国疫情已稳定准备开始复工,但柯先生儿子的状态依然没有改观,反而要求父母戴上防面罩避免感染。“当时国内建议不要出国,我们也以为孩子问题不大,所以没去德国看他。”柯先生的言语中,透露出些许悔意。
      
      接近2月底,德国疫情爆发,柯先生父子间的忧虑从单向转为双向,变成相互叮嘱、彼此担心。对话过程中,儿子有时会忍不住哭起来,而柯先生虽然内心焦急,但表面上还强作镇定。
      
      日积月累 绷紧的弦断了
      
      柯先生父子最近一次视频通话是在3月18日。儿子表情痛苦,泪流满面,说他感到自己在英国的一个朋友(同样是来自河南的留学生)“很不安全”,让爸爸赶紧通知此人家长去营救。随后,柯先生与这个在英国的留学生联系,发现此人一切安好,而“不安全”都是儿子臆想出来的。不仅如此,柯先生还从儿子在其他国家的留学生朋友处得知,他们也经常得到儿子的警告,说某某人在哪个国家有感染危险需要帮助,这让同学非常担心。
      
      接下来的事情,柯先生都是听儿子女友讲述的:后几天,儿子看上去处于一种亢奋状态,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不停地唠叨,女友只好报警送他就医。21日,警察来了,但看他本人没有就医意愿,只好作罢离开。22日,儿子女友再次报警,警察拒绝再来,只好叫急救车将其送到医院。医生在检查后认为柯先生的儿子应该住院治疗,但他还是拒绝留院,坚持回家。第二天,女友再来查看时,发现柯先生的儿子已经不见踪影,但其护照、钱包和手机都没带。后来经过警方调查,从住宅楼摄像头调出柯先生儿子当天出门的图像,发现他曾回过医院。但医院认为他没有伤害自己或者别人的倾向,就放他离开了。
      
      柯先生说,此前儿子没有过失联的行为,但这次,儿子的精神已经出现不稳定迹象,而今却接连几天没有音讯,实属反常。因此,柯先生和儿子的女友毅然决定,立刻报警。然而,由于孩子已经成年,且身边没有直系亲属,警方可以干预的程度也很有限。
      
      谈及儿子突然精神紧张的原因时,柯先生说,儿子从小就非常孝顺懂事,平时很关心父母,过马路的时候都要拉着爸妈不要闯红灯。而且,儿子对朋友们也很照顾,关心别人多于自己。此外,儿子的生活一直以来风平浪静,没有遇到过大挫折,所以心理承受能力有限。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儿子为父母忧心忡忡却又鞭长莫及,心系亲友却改变不了相隔两地。再加上学校停课,社交活动减少,孤寂下会给心理上造成多重压力。另外,柯先生最近才从儿子女友那里听说,孩子在学校改换专业后,学分清零,要重新开始,学习压力很大,可能也是造成儿子心理压力增大的原因。
      
      危急之中 各界关爱带来希望
      
      儿子出走时没带手机,就像风筝的最后一根线也断了。柯先生的儿子平时没有使用海外社交网站的习惯,因此无法追踪到他最近的位置和在德国的社交网络。柯先生和儿子的女友想尽一切办法去追踪他的下落。女友天天跑去警察局打探进展,要求调取监控摄像,还骑着自行车在初春的冷风中沿街寻找。柯先生则通过当地侨团和媒体联系中国使馆,希望能引起柏林警方高度重视和积极协助。
      
      然而,疫情在德国的蔓延给搜寻造成一系列障碍。柏林目前处于禁足状态,警方处理案件的执法能力受限,当地人员也不能随便外出,无法发动人力帮忙寻找。就算柯先生想立即飞来柏林参与,也无法成行,因为疫情之下的德国已经暂停非德国公民和永居身份拥有者入境。5天努力,毫无头绪,柯先生只能在远方希望通过海外媒体引起当地华人社区的关注,寄望于柏林警方加大寻找力度。
      
      好在,疫情虽隔离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不是心与心的距离。柯先生说,儿子女友德语不是很流利,在与柏林警方沟通过程中,孩子就读的柏林高校中国留学生联合会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协助,并在留学生群体内广泛传播消息,还给儿子女友准备了心理辅导专业人员。此外,为了帮助儿子女友沿街寻找,一名张姓的华人出租车司机还志愿帮忙,因为他“了解一颗为人父母的心”。
      
      在得知柯先生家的遭遇后,刚刚成立的“德国侨胞防疫自救工作委员会”也立即作出回应。处理此事的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郑光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迅速将寻找孩子的消息转发到德国各地各大华人社群,希望发动各界人士力量去寻找,并且还告知了使馆相关部门,引起官方重视。郑光民表示,委员会目前主要负责组织协调中国各地对德国的物质援助和捐款等事宜,但也时刻关心华人华侨的需求,及时提供有效帮助,包括向留学生提供口罩。
      
      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27日晚传来好消息,柯先生的儿子终于被找到了。据了解,柯先生的儿子被人送进柏林的一家医院救治,目前已知的情况是,状态尚且稳定。
      
      对于欧洲疫情,海外留学生和访问学者的身体和心理健康引起了官方和社会的重视。中国驻德使馆教育处专门开设疫情动态网上专栏,及时提供防疫消息,还邀请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为留学生及家长答疑解惑,27日还公布了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开设的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平台。
      
      柏林地区高校中国留学生联合会代表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学联在德国疫情初期就开始在公众号上发布文章,提高留学生重视程度,并开始统计柏林地区留学生身体状况,以便将来在柏林地区出现留学生确诊或者隔离时可以快速跟进。此外,在使馆协助下,学联还将国内捐赠的罩发放给柏林地区近千名留学生。据了解,目前留学生群体整体状况稳定,国内的父母亲友不必太担心。
      
      红星新闻特约记者 王薇 卢小正 柏林报道
      
      编辑 郭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