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网约车复苏难:订单降八成 司机收入不够交车租|观潮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深圳网页设计公司

      来源:新浪科技
      

      
      “坚持不住了太难了,每天跑滴滴只有几十块钱,都不够交租金的。准备把车退了但还得交违约金。”一位滴滴司机抱怨道。
      
      虽然目前国内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但网约车行业的需求并未完全复苏。不少网约车司机反映,订单相比春节前大幅下滑,每天的流水不足以支撑租金、油费等成本。
      
      网约车平台也很难。易观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中国网约车市场日活跃用户大幅下滑,每日直接订单损失超5.8亿元。
      
      网约车市场何时迎来复苏?疫情又会给网约车行业格局带来怎样的影响?
      
      司机收入锐减 难以覆盖成本
      
      疫情期间,出于减少人员流动的考虑,全国大量城市宣布暂停网约车运营。
      
      对于以私家车的方式从事网约车的兼职司机而言,暂停运营的影响尚可以承受。但对于以租车方式从事网约车的专职司机来说,仍然要承担每月高达上千元的租金,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邹师傅是一名在北京跑滴滴的外地人。“每月要给车老板交车租金,多在家里休息一天就赔钱100—200元,真的扛不住。”他于2月中旬返京,隔离一满14天后便开始出车。
      
      不过他也遇到了与王师傅同样的状况。第一天在线时长17个小时,流水只有300多元,而第二天第三天仍旧坚持出车十几个小时,流水甚至越来越少。“春节前没有疫情的情况下,17个小时跑1000块钱没问题”,他说,300多元的流水也只能够负担车租和油费,如果再算上房租,可能要入不敷出。
      

      
      上述邹师傅向新浪科技分析称,一方面是有些企业还没完全复工,出行需求还没复苏;另一方面,即使已经复工的员工,基于安全考虑,有车的会选择自己开车,没车的可能会骑共享单车。
      
      复工之后,确实不少共享单车企业宣布骑行量出现了大幅增长。哈啰单车、滴滴青桔和美团单车甚至发起了领取免费骑行卡等促销来吸引用户,这一定程度上分流了网约车用户的出行需求。
      
      今年3月,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曾透露,疫情发生以来,交通运输行业受疫情的影响很大,客货运输量显著下降。其中出租汽车(包括网约车)接单量、运输量下降了85%。货车司机、出租汽车司机群体的收入大幅下降。
      
      网约车平台也不好过 自救求生
      
      受到疫情影响的除了司机,还有网约车平台。
      

      
      另一家机构易观的数据则显示,2020年春节以来网约车业态短期内遭遇重创,呈现断崖式下降。2020年春节期间,中国网约车市场每日直接订单损失超5.8亿元。
      
      首汽约车CEO魏东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1月22日开始到1月底到2月初,首汽约车的订单量下滑接近80%。首汽约车一方面内部严控支出,保存实力;同时还在尝试跨界合作,与美团、盒马生鲜等企业展开联合配送业务。
      
      还有首汽约车司机透露,由于订单减少收入下滑,当地的分公司甚至在向司机收车然后出,以充实公司的现金流。
      
      滴滴也尝试了众多措施。
      
      对于司机收入减少仍然需要承担车辆租金的问题,滴滴在今年2月倡议全国范围内的租赁公司,为小桔车服合作租赁公司的在租车辆顺延一个月的租金,司机暂停缴纳2020年2月份租金,车辆租期相应顺延一个月。滴滴称,与3000多家租赁公司进行了一对一沟通,大部分租赁公司伙伴在疫情期间为司机师傅提供延租的帮扶方案,少部分伙伴也在响应倡议陆续跟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这是倡议,租赁公司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另一方面是顺延2月租金,这意味着司机3月的压力会更大。
      
      更严重的是,租赁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据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调研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2月4日至17日的两周时间内,已有约85%受访汽车租赁公司遭遇司机退租或欠贷现象。
      
      此外,为了保证司机收入,滴滴甚至在今年3月跨界上线了同城取送件和跑腿两个新业务。根据滴滴方面的介绍,首批滴滴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担任,未来还会扩大跑腿服务的城市范围,并面向网约车司机以及社会招募跑腿员。
      
      监管加强 合规化再加速
      
      为了落实防疫工作,上海、北京等多个城市的交通主管部门纷纷加强了对网约车企业的监管。
      
      今年3月,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集中约谈滴滴、美团、享道、首汽等网约车平台企业,要求严格落实车辆消、驾驶员健康管理、全量信息接入、书面台账管理等防疫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要求网约车企业必须严格落实订单信息全量接入工作。这一方面是落实疫情防控,比如一旦发现确诊患者乘坐网约车,可通过订单信息掌握其活动规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推进网约车司机和车辆的合规工作,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表示,如果发现网约车平台为无运营资质车辆提供召车信息、订单信息未全量接入,将实施暂停发布、下架App等措施。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也在近期将省际客运“黑车”、“巡游黑车”等作为执法打击重点。其中万顺叫车平台在京未取得网约车经营许可,疫情防控期间,擅自在京从事网约车和跨省经营活动,被处以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在昆明,有首汽约车司机表示,疫情期间突然无法接单,询问客服之后才得知,没有双证,即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平台将不予派单。
      
      监管加强对网约车企业的司机数量影响有多大?或许可以将神州专车作为参考。
      
      根据神州优车发布的历年财报数据,2017年其自有司机数为33247人,2018年骤降至5841人,而到了2019年上半年仅剩下3134人。
      
      当然,这一方面与监管加强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神州专车推进自营司机转向U+第三方司机的结果。
      
      后疫情时代 行业或再迎变局
      
      易观认为,新冠疫情虽短期内扰乱网约车市场节奏,但疫情稳定后,在庞大共享出行需求推动下,中国网约车市场有望迎来较快增长。不过行业格局或将发生新的变化。
      
      在延期复工开学、网约车司机退车潮在内的诸多因素之下,将导致部分资金实力弱,过度依赖金融机构借贷的区域性中小型汽车租赁公司企业,遭受资产停滞的生存打击,从而加速离场。易观在报告中指出,疫情之后的网约车供应侧,将更多得向资金实力强、风险抵御能力大、司机管控能力强的大型企业集中。
      
      首汽约车CEO魏东此前向媒体表示,过去企业的发展更多是考虑如何在竞争中保持优势,而这次疫情让他更多思考如何应对不确定性,保持充足的现金储备十分重要。“公司目前在做全方位的准备,希望市场能在4月份开始回暖。”他说。
      
      滴滴也在筹划疫情过后的新动作。
      
      在3月底的一封内部信中,滴滴宣布了“0188”的新三年目标:做一家注重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公司,每天服务超过一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超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滴滴在内部信中称,普恵事业群是实现战略的重要支撑,也即是两轮车(单车、电单车)、代驾、企级业务。这意味着单车业务、代驾业务和企业级市场,将是未来滴滴的重点业务方向。
      
      不过在网约车业务上,滴滴也需要进一步有效防守。
      
      过去一年,一方面美团打车、高德打车等聚合平台进一步发展壮大;另一方面,不少主机厂也跨界进入网约车市场,比如东风汽车、中国一汽、长安汽车等联合打造的T3出行。
      
      T3出行CEO崔大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车辆、司机、服务都实现合规化后,B2C模式和C2C模式将站在同一起跑线。“当下情况让网约车行业暂时归零,一定程度上为B2C模式腾出了巨大的市场空间,是实现弯道超车的好机会。”
      
      不过这对于目前仍未完全复苏的网约车行业来说,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