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虚构领域的探索之作虚构领域的探索之作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深圳网站设计

      作者:吴波
      
      日前,知名作家梁鸿长篇小说四象在广州出版。该作品是作家梁鸿在虚构领域的探索之作,也是一部形式上大胆开拓的实验之作。
      
      在梁庄和吴镇生活的基石上,作家建起了一个自己的虚构王国。在这里,一个人自语和狂言;在这里,众多人的喧哗与骚动纷纷上演。
      
      重新发现“梁庄”的内在脉搏
      
      小说以中原大地上近一个世纪的曲折故事和人情变迁,指向“梁庄人”生存的秘密,他们的欲望,他们的挣扎。
      
      这部小说的叙事主人公有四个:韩孝先、韩立阁、韩灵子、韩立挺,他们分别代表着我们观察世界的四个维度:现实、历史、自然和灵魂。这四个叙事主人公或者是我们观察世界的四种维度又构成了两仪中的四象。从故事情节上来讲,这部小说并不集中,很多故事从四个叙事人那里生长出来,不仅没有交集,而且发散出去之后,我们甚至看不到它们未来的走向。看似荒诞不经却揭示着人的挣扎欲望。
      
      小说气象宏远,叙述大开大合。大胆的实验写法,依然秉承关照现实的热情。在历史的缝隙处打入一束光,带领人们重新发现了“梁庄”的内在脉搏和灵魂。
      
      跨越百年的风云舒卷,史诗般不动声色地从笔端流出,有激流有缓坡,不时隐现人世运行大道、时序更迭的智慧,以及对时代境况的深层洞察。
      
      具有挑战性的先锋写法
      
      2010年梁鸿在人民文学上发表非虚构作品梁庄之后,2019年,梁鸿推出她的第二篇长篇小说四象。评论家徐洪军认为:“自发表非虚构作品梁庄以来,虽然梁鸿从未放弃文学评论和学术研究,但是,作为作家的梁鸿显然是更加声名日隆。最初两年,人们谈论更多的还是她的非虚构创作,但是从神圣家族尤其是梁光正的光开始,小说家梁鸿的形象日益凸显。”
      
      从开始文学创作的时候起,梁鸿就展示了一种特色鲜明的语言风格,不似一般女性作家那样温婉细腻,而是以一种细节刻画的形式打动你的心灵。它不会通过一些新潮的概念宣传自己的现代主义品格,却可以在不动声色的故事叙述中让我们感受到现代主义的力量。梁鸿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写作以来最有冲动却最压抑的一次书写,不仅是结构和语言的寻找,还想找到‘亲人相逢’般的过去与现在、爱与痛的交织。”
      
      有读者这样评论:“有意思的先锋写法,这种努力对于当下注定是不讨巧的,但这种尝试对于当代文学来说,则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完成得相当有厚度,文气喷涌贯通而下,直到最后逶迤于平地,天地静穆。”(吴波)
      
      精彩书摘
      
      绿狮子
      
      所有东西都掉到黑暗里了。我不怕。夜里我视线更好。我能辨别各式各样的黑。茅草的黑一条一条,毛茸茸的,扫得人心里一痒一痒,合欢树的黑一团一团,像云彩,将飞欲飞。从河坡往远看,是绵延的黑,无边无际,轻薄均匀,再往下看,是一条缓缓流动的、发亮的黑带。那就是大河了。我能根据那黑带起伏的强弱、黑色条形的宽窄判断出是哪个月哪一天,是汛期来了,还是水回落了,第二天是要下雨,还是晴天。我有自己的计算方法。
      
      再往远处,就是那连天遮地的浓黑色了,不祥的黑色。我盯的就是它。这些年,它一直在长大,体形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
      
      起先,我看到的只是一团团模糊不定的绿色,在阳光下虚浮飘移,忽远忽近。从灵子来那年起,这绿色就越来越凶猛了,吞噬着村庄、树林、庄稼,一路奔腾过来。突然间,我看清了它的形状。那是一头庞大无比的狮子。
      
      夏天,它的毛发变绿,蓬勃狂妄,茂盛无比,它的腿不断往前跨动,那绿色澎湃翻滚,席卷一切,朝河这边逼过来。冬天,植物纷披在它身上,层层叠叠,金黄灿烂。它威武精干,养精蓄锐,保持着千钧一发的张力,耐心等待抓捕猎物的时机。
      
      我丈量那头狮子和我这边之间的距离。我打枪百发百中,我眯起左眼比我睁着双眼看到的东西更清楚,计算更准确。以我面前的那两棵合欢树为两准星,以河对岸沙滩上那个棚屋为第三星,我能大致量出棚屋身后那头狮子的远近。
      
      它就快要跨过来了。
      
      …………
      
      来源:广州日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