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2阅读
  • 0回复

2020年中国经济总体保持平稳发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娱乐官网


      
      前瞻2020年经济大势(1)
      
      娄峰
      
      2019年,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发达经济体政策外溢效应变数和不确定性因素增加的国际背景下,虽然面临国内产能过剩、企业利润率下滑、内需动力不足、金融风险不断积聚等诸多困难,但是我国经济总体保持平稳较快增长,经济结构继续优化,就业基本保持稳定。预测2020年中国GDP增长率略微下降,总体保持平稳发展。
      
      趋势判断
      
      从定性因素上分析,这种微幅波动下降的背后原因主要有:一是当前我国经济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同时也进入了微幅波动阶段,随着我国经济规模和GDP基数大幅提高,数据对外部冲击的敏感性有所减弱;我国政府对经济调控手段逐渐成熟,宏观把控能力日臻完善,因此2020年GDP仍将保持微幅波动状态。二是近年来,由于中国的劳动力、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TFP)的增长率均维持低位运行,说明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小幅下滑,经测算,2020年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继续小幅下滑,因此,若国家不出台强有力的刺激政策,那么我国经济实际增速将在其潜在增长轨迹上运行。三是从需求侧来看,虽然以“互联网+”为核心特征的消费新业态发展形式欣欣向荣,高新技术制造业和高技术服务业产业升级加快,但由于规模和时滞等因素,新的发展动能短期内难以完全抵消结构调整的负面影响,新旧动能转换不可能一蹴而就;另外,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投资不确定性和外部需求减少等不利影响短期内难以有效消除。四是从经济先行指数角度来看,通过经济先行指数来判断经济运行趋势,是国际学术界进行经济预测的方法之一,根据中国社科院数技经所的中国经济先行指数(该指数由32个子指标构成),2020年我国GDP增速将呈现微幅下降之趋势。
      
      政策建议
      
      为了应对2020年复杂多变的经济形势,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第一,深化改革,积极培育壮大经济增长新动能。
      
      进一步深化改革,开启新一轮改革开放新周期。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加快推进市民化进程,缩小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差距;通过开放实现国企、民企、外企等市场主体的公平竞争和优胜劣汰;推进市场化进程,确立市场机制的决定性作用,促进人口、土地、技术等要素自由充分流动;以中美贸易谈判为契机,降低关税、放开行业投资限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大规模减税降费,从碎片化、特惠式减税转向一揽子、普惠式减税,进一步提高企业和居民的获得感。
      
      第二,促进投资合理有效增长。
      
      固定资产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和保障,2020年,我国需要保持固定资产投资合理增长,充分发挥投资对扩内需稳增长调结构的积极作用。
      
      一是切实把稳投资方向,促进投资提质增效。我国刚刚进入中高收入阶段,工业化与先进国家相比尚有较大差距,城镇化水平尚不足60%,还需要大力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投资的重要作用不容低估。当然,新时代面临新矛盾新问题的挑战,要充分认识到,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条件也发生了深刻变化,主要依靠大规模资源要素投入推动发展会加剧经济失衡局面。全面提升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已成为新时代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核心任务。投资发展方式要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投资结构调整要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发展动力要从主要依靠资源和劳动力等要素投入转向改革推动和创新驱动。促进投资为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实现供求结构的动态平衡发挥应有作用。
      
      二是发挥政府投资对结构调整的引导作用。政府投资不仅对总量经济逆周期调节具有重要意义,对产业结构调整也会发挥积极作用。在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加快培育新动能、促进新经济发展、推动新旧动能转化方面,我国已建立各类政府引导基金。要进一步提高政府引导基金的政策效应和引导效应,强化政府引导基金的市场化运作,实现政府与市场的有效合作和资源互补,实现资金规模的杠杆放大,有效防范应对引导基金风险。健全融资担保服务体系,以和省级财政资金为主体,设立中小企业信用担保基金,重点支持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机构的设立与发展,完善融资担保风险补偿机制,放大融资担保功能。
      
      三是制定有效政策,促进技改投资扩大。以设备更新改造为主的技改投资是启动投资复苏,遏制经济下行的重要力量;要制定有效政策,如实行快速折旧制度,减少折旧年限,大幅提高企业购入仪器设备税前扣除上限,促进预算落实并带动企业增加技改投资,使企业紧跟技术快速升级换代步伐,适应技术革命迅猛发展的新形势。
      
      四是消除体制机制障碍,激发民间投资活力,促进新经济发展。发展新经济是加快培育新动能,扩大投资空间,优化投资结构的关键举措。推进制造业的智能化、数字化,发展产品定制、零部件定制、柔性制造、个性化制造等,加强核心技术和关键技术的创新研发、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打造新经济创业平台和公共服务平台,促进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发展符合市场需求的新兴产业等,无疑将极大地扩展投资空间。进一步推进改革,创造良好的宏观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落实减税降费措施,发展普惠金融,将有效激发企业投资活力并带动民间投资,促进新经济投资持续增加。
      
      第三,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
      
      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要化解财政收入放缓与刚性支出之间的矛盾,提高积极财政政策的效能,扩张财政支出不能单纯提高赤字,而是需要将增加规模和调整结构相结合,通过加大支出结构调整力度增强支出的逆周期调节效应。也就是说,提高财政支出政策的有效性,不仅需要增加支出规模,更需要在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前提下有针对性地扩张支出,通过优化支出结构来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
      
      具体而言,优化财政支出结构需要:继续加大扶贫、社保、教育、环保、医疗卫生等投入来力保提升民生保障水平,减轻居民生活压力;继续增加对地方转移支付促进区域财力均衡来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不断增加科技创新投入,完善铁路、公路与水运、机场、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来助力结构调整;主动调减一般性支出来压低公共产品供给成本,严控“三公”经费预算。此外,还需要加强和完善财政资金管理和使用方面的制度建设。加强绩效管理,加快建立全方位、全过程、全覆盖的预算绩效管理体系,实现“花钱必问效、无效必问责”;加快扶贫资金动态监控机制建设,提高扶贫资金使用效益;探索建立支出政策评估体系,综合评价支出效应;建立专项资金退出机制,打破支出固化格局等。
      
      第四,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营造良好创新生态。
      
      要以新一轮消费升级换挡为契机,打造以需求为导向、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一体化新生态,以大型科技企业为龙头推动形成开放、协同、高效的共性技术合作研发平台,推动基础科学与技术创新协同进步,加强国产关键技术产品攻坚步伐,加快建设一批世界级制造业创新中心。同时,稳步提高科技投入力度,加强科技资源优化配置。重视基础研究,尤其是要加强从0到1的颠覆性技术和基础理论、基本研究方法的探索研究。大力弘扬科学精神和创新文化,激发企业家创新精神和企业主体创新活力,大力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完善创新生态和科研生态。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社会综合集成与预测中心研究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