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5阅读
  • 0回复

30多年收藏万份名人书信,从王国维陈寅恪等人手稿里读历史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期货配资平台

      如今,随着信息与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手机、电脑替代了传统的书信、手稿。然而,知名学者方继孝却对书信、手稿情有独钟。30多年来,他已经收藏了上万份名人的书信手稿,包括王国维、陈寅恪、朱自清等一批学者大家。
      

      
      臧寄谢缄
      
      开始名人书信手稿收藏
      
      方继孝属于“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从小生活在南城宣武门附近。他的祖父就是一位古玩爱好者。小时候,方继孝总能从祖父的柜子里翻出些珍藏的宝贝,诸如鼻烟壶、各种养鸟器皿等,尤其是喂鸟用的鸟食罐、饮水罐。这些器皿,则又与祖父喜好养鸟有关。于是,各种质地、款识的养鸟器皿装了满满一抽屉。每次出去遛鸟前,祖父都会换上心仪的食罐和水罐,自己也要换上体面的衣裳。“我问爷爷收藏这些有什么乐趣。爷爷告诉我,收藏是可以养心性的。”方继孝对记者说,自己就这样跟着祖父“入了道”。从六七岁开始,就有意识地把家里的砚台、香炉等一些小古玩收存起来。
      
      中学时期,方继孝的父亲、大哥离京工作,时常给家里写信,他总是将来信珍藏起来。同时,信封上精美的邮票也让方继孝着迷,渐渐喜欢上了集邮。当时,北京的邮票交易大多集中在邮局门口,后来在月坛形成了市场。方继孝成为了这些地方的常客。“那时的集邮爱好者都有自己的集邮专题,认为最有价值的邮票是实寄信封上盖过邮戳的邮票。所以,很多人在邮市里挑选的大多是信封上盖有清晰邮戳的邮票。交易的价格也是按信销邮票的市场价格完成交易。”方继孝说,不少实寄过的信封里一般都还装着信,只是当时的卖家和买家都不在意。
      
      上世纪80年代末,方继孝在月坛淘邮票时,意外发现了某出版社“处理”的一批信件,不少信封上写着“臧寄”“谢缄”等字样。方继孝敏感地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作家的信件。果然,这些信札竟然是著名诗人臧克家、作家谢冰心等名家的手迹。“我在北京师范大学读的是文学专业,对这些文学大家充满敬仰,看到他们的手迹书信,自然如获至宝。”方继孝说。由此,他开始了名人书信收藏,这一收就是30多年。
      

      
      收获陈寅恪手书札记
      
      名人书信的收藏过程中总是伴随着意外惊喜,国学大师陈寅恪的手迹令方继孝记忆犹新。2003年末,一位经营旧书的朋友电话告知,收到一部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冯承钧先生所译的蒙古与教廷三册手稿,询问是否喜欢。方继孝看罢后欣然购下。在朋友随稿带来的一些零星书信残页中,一页发旧并有水渍的文稿引起了他的注意——熟悉的字迹颇像陈寅恪的笔体。方继孝小心翼翼地拿起这页手稿,轻轻地放在写字台上,仔细读了起来:“冯先生译文正确……甚有益于读者,惟外国字原文之有符号者,仍多未移写正确,将来付印时,似必须悉照原文一点一画皆不误方妥……读到最后,紧靠纸边,赫然书有:寅恪谨注,六月七日。”
      
      不出所料,此稿确为陈寅恪先生亲笔所写。方继孝大喜过望。从上世纪90年代起,他就开始收集陈寅恪先生的手迹。进一步研究后,方继孝了解到,陈寅恪先生曾担任中华教育基金董事会的编译委员会委员,这个委员会的委员长是胡适。冯承钧的译稿由陈寅恪先生审读。经此推断,这份手稿是陈寅恪先生在审读元朝同唐代的几个艺术家时记下的札记。
      

      
      王国维去世另有隐情
      
      随着收藏的深入,方继孝越来越感受到,名人大家的书信手稿,不仅文学价值巨大,而且反映了所处时代的社会背景,具有非常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上世纪90年代末,方继孝意外发现一批抗战时期曾任西南联大教授的著名诗人、考古学家陈梦家先生留存的友人书信,以及与妻子赵萝蕤的往来书信。这批书信的作者有后来被誉为我国物理学研究“开山祖师”的吴有训,以及文学家朱自清、考古学家夏鼐等人,书信时间跨度自1936年至1965年。信中虽然大多谈及的是工作、教书、生活中的琐事,但反映了时代的社会风貌。
      
      吴有训在给亲友的信中写道:抗战胜利后,国民党统治下昆明物价飞涨。作为一级教授,自己每月工资竟然很难养活家人。抗战胜利后,回到清华大学的朱自清给远在美国的陈梦家写信,邀请回国效力,言辞非常恳切。北平解放前夕,陈梦家给尚在美国的妻子赵萝蕤写信,表达了北平的高校知识分子对领导下新中国的渴望,以及愿意留下建设新中国的坚定信念……
      
      方继孝告诉记者,一些口述史中的内容,不仅在书信手稿中得到了澄清,而且还有了进一步的解释。因为没有了事先的主观预置,书信手稿比“口述史”更加真实可信。比如,我国著名书画家叶恭绰在“文革”中受到迫害,是谁最早检举揭发一直不得而知,流传了多个版本。方继孝在一封书信手稿中发现,当年,叶恭绰的一名学生手写检举揭发信,罗列了多条“罪状”。另外,方继孝还在国学大师王国维给友人的书信中发现,投湖自尽前的日子“仍有病菌……须注射四次乃妥”的记录。这很可能说明王国维去世并不仅仅是精神郁结,或许还有身染疾病的原因。
      
      寄望托管
      
      别让史料在自家“睡觉”
      
      收藏名人书信手稿30多年,让方继孝有了自己的研究方向,目前前后发表论文200多篇,还编著了旧墨记——世纪学人的墨迹与往事撂地儿等十余部著作。其中,旧墨迹——世纪学人的墨迹与往事在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位列2006年度26种“中国最美的书”之列,陈独秀先生遗稿获得国家图书馆“文津奖”提名。
      
      如今,方继孝收藏的名家书信手稿早已过万份,涵盖文化、科技、教育等多个领域,收入的作者包括康有为、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郭沫若、老舍、茅盾、郑振铎、叶圣陶、冰心、赵树理等。退休以后,他在北京鲁迅物馆以及上海、西安、深圳、福建等地多次展出自己收藏的名人手迹。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方继孝正积极配合有关单位筹备举办“共和国七十年文化名人手迹展”。据悉,此次展览的展品将从方继孝收藏的书信手稿藏品中遴选。
      
      初步选定的230件展品只是方继孝藏品中的极小一部分,更多的名家书信、手稿只能藏于家中。“我家现在都难以落脚了,能放书信的地方都放满了。”方继孝对记者感慨道,现在最希望的是如何能够合理地把这些书信利用起来。比如,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引入“托管”模式,将藏品存于物馆,物权归收藏者,使用权则可以提供给社会各界。通过灵活的市场化机制,让学者可以查阅研究,公众可以参观普及历史知识。在方继孝看来,这些手迹都是珍贵的文物史料,不能躺在家里“睡觉”,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用于学术研究和文史普及宣传,名人书信手稿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张航 文并图
      
      编辑:tf1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