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阅读
  • 0回复

辛弃疾这首奇词,每句皆有“笑”字,读完却笑不出,让人无比心疼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怀壁渍
 

淮安市安小兔和唐聿城小说


      
      提起辛弃疾,必然会想到那个“醉里挑灯看剑”的拭剑将军,想起那个“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饮梦少年,他的一生几乎都在“寻他千百度”,然而仕途的无奈只得让他道一声“天凉好个秋”。
      
      辛弃疾的不同之处,在于奋斗的事业。他不是李白,没有时间狂歌纵饮放浪天涯;他不是杜甫,没有时间抚慰时光吊唁苍生;他也不是苏轼,没有时间与世界共度千里婵娟。他只是一味能够激醒昏沉大宋的猛药,眉宇间镌刻着的傲气与坚毅,就像一道闪电划破了历史天空。
      

      
      宋孝宗乾道四年,辛弃疾在建康任职通判时,曾赴会同僚严子文的家宴。在宴席上,辛弃疾见到了严子文的一名侍姬,名为“笑笑”,他便以此为题写下了一首诙谐生动的调侃之作,乍看一笑而过,再读却令人心疼不已。
      
      浣溪沙·赠子文侍人名笑笑
      
      侬是嶔崎可笑人,不妨开口笑时频。有人一笑坐生春。歌欲颦时还浅笑,醉逢笑处却轻颦。宜颦宜笑越精神。
      

      
      然而可别以为这只是辛弃疾的玩笑之作,这首词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世界,显露点就在于辛弃疾所用的“嵚崎”二字。“嵚崎历落”是一个著名典故,用以形容人的品格卓异出群,本该用于伟岸的大丈夫之身,然而这一位小小的侍女却得此殊荣,难道是辛弃疾用错了典?还是说他无辞可用了?
      

      
      下片的“歌欲颦时还浅笑,醉逢笑处却轻颦”看似是无关紧要的废话,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两句的内涵也是很深。该悲伤时却笑,该笑时却悲伤,这明显是和众人反着来的,这是笑笑所不流于世俗的表现。与屈原“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意境相同,笑笑始终能够清醒地把握住演出,然而朝廷权贵却把握不住胸襟,辛弃疾不赞权臣,却赞卖唱为生的侍女,难道不是绝佳的讽刺吗?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